李启威:MimbleWimble目前不兼容闪电网络,开发人员正研究使两者兼容的方法

LTC创始人李启威表示,MimbleWimble目前不兼容闪电网络,但我认为开发人员正在研究使其与闪电网络兼容的方法。我不知道将来的兼容性如何,但始终可以将LTC主链用于闪电网络。MimbleWimble是一个区块链隐私保护的格式和协议,是一种可以防止区块链泄露个人信息的技术。

互金协会副秘书长:正在推动区块链技术的相关应用以及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

11月30日、12月1日,“变革与梦想·2019凤凰网财经高峰论坛”在上海举办,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副秘书长杨农出席论坛并发言。杨农表示,要想准确地理解诸如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这样现代的金融技术,如果没有学习过密码学,没有学习过数据库技术和具备相应的计算机、系统管理方面的知识,要想准确地理解和把握实际上是相当困难的。并非像有些通俗文章所说的那样,是村长计账还是全体村民计账。我们希望专家们不能够一知半解来提建议、提方案,不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以免误导决策和公众的判断。要加强对区块链技术的引导和规范,加强对区块链安全风险的研究和分析,密切跟踪发展动态,积极探索发展规律。他还表示,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顺应金融和科技融合发展的态势,正在推动区块链技术的相关应用以及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正在组织建设中国供应链金融数字信息服务平台和中国数字金融综合服务平台,正在试点推动全国金融机构的移动APP备案管理等相关工作。明年针对以上工作的一系列业务规范和技术标准将会陆续出台。

人民日报:善用区块链等技术手段,才能为“粉丝经济”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12月2日,人民日报刊文《推动“粉丝经济”行稳致远》,文章表示,“粉丝经济”的出现,也是一道治理课题。随着相关产业规模的不断扩大,“粉丝经济”涉及的领域和内容愈发多元,新对象、新领域、新场景不断涌现。比如,如何杜绝恶意注册账号“刷单”,怎样避免未成年人非理性消费,如何认定在线“打赏”的法律效力,等等。回答这些新考题,需要相关各方携手努力。管理部门要加强事前监管的能力和水平,提高全过程监管意识;优质流量明星应当更加自律、更有担当、更具表率;平台方面要进一步增强责任感,杜绝管理漏洞,等等。各方协力完善相关法规制度,善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手段,才能为“粉丝经济”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以太坊的未来所在:技术和协议,成为下一个的关键要素

区块链平台的通道变得越来越拥挤。 尽管该技术正在飞速发展,并且在扩展性,可用性和治理等领域正在进行许多有趣的实验,但还没有任何平台已经建立了一个普通人非常关心可用的,可扩展的平台。 今天的区块链技术,网络和社区是Myspace和Friendster(即Facebook之前)鼎盛时期的社交网络。

当然,我们今天的立场取决于您的标准,成功标准是高度主观的。 诸如存在时间,交易量或市值之类的简单指标是不够的:一方面,它们可被操控,而且它们甚至不知道评判这些项目重要且有潜力巨大的标准有哪些。

为了评估各种项目,我从主观角度发现有一套明确的标准对衡量当前和潜在的成功项目非常有帮助。我的标准不基于任何特定的平台,而在于一套价值观,原则,目标和理想。以下文章的框架是向我自己和社区阐明这些标准,并基于这些标准比较比特币,以太坊和其他区块链平台的服务情况。

另一个问题是,设计,启动和运行成功的区块链平台遵循怎样的标准。比特币和以太坊已经做好了很多事情,但是像所有平台一样,它们也有很多缺点。我认为他们迄今为止的发展受到限制,因为他们没有满足其他标准。未来的平台可以从这些错误中吸取教训,留意这些标准,避免遭遇风险。

三个重要的警告。 首先,与所有复杂技术一样,区块链中有很多权衡。因此,主推一个标准可能会牺牲其他标准,采用“Goldilocks原则”,最好项目将会在所有解决方案中选择一个最合理的。我将重点介绍这种折衷方法。

第二个警告是,尽管我尽可能选择了相对客观,无争议的标准,但其中许多标准都是主观的。 这些标准也不完整。 您同意或不同意哪些观点? 忽略了哪些标准? 过分强调了哪些标准?可以和我分享您的想法。

第三是我所说的“区块链”:我希望以最通俗的方式讲述该术语。我不喜欢这个词,但这是目前最恰当的术语。我指的是所有分布式账本技术(DLT),包括严格意义上不是链的技术,例如基于DAG的技术和具有多个链的技术。 (我拒绝使用“ DLT”一词,因为首字母缩略词不好,并且扩展版本太长且晦涩。)我不仅指底层软件和技术,还指更广泛的生态系统平台和社区。我的想法主要适用于公共区块链,特别是关于社区和治理等主题,但是其中一些想法可能也与联盟链有关。

我将这些标准分为几类,并将针对每个标准推出一系列主题文章。第一篇文章探讨了最重要的一个标准:技术和协议。

 

第一部分:技术与协议

 

技术是任何区块链平台的核心。 技术的功能有多好,你在链上能做什么事,协议设计的如何?

  1. 协议激励是否合理?激励合理性始终是很重要的!这是因为,网络参与者可以通过遵循协议规则来实现自己利益最大化,而不是通过操控获利。即使是相对知名的系统,例如比特币挖矿奖励也已被证明并非完全合理。
  2. 协议是否简单易懂?区块链平台随着协议和技术路线进行创新和分化,整个协议系统越来越复杂。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协议应尽可能简单。更复杂的协议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资源来设计交付。此外,设计和构建更复杂协议面临团队沟通,促使开发人员在其平台上工作,获取用户信任等难题。这里要进行协调,因为要实现许多其他标准可能需要一定程度的复杂协议。协议是否容易理解与协议说明教育文档及其设计息息相关。
  3. 是否允许无需授权的参与?如果您像我一样相信区块链存在的理由是使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可以加入更开放,更公平的价值创造网络,那么无需授权是必要的。这既指供应方面,也指需求方面:挖掘或执行验证程序,以及交易(发送资金,部署应用程序,使用应用程序等)。在理想情况下,任何用户都应该能够为网络做出一小部分有价值的工作,例如运行CPU几个小时,并获得代币的奖励,他们可以利用这些代币使用网络的服务。尽管 在比特币和以太坊早期 POW的挖矿是无需授权的,但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这些因为网络中的挖矿奖励已被专业矿工完全垄断。基于POS网络并不是真正的无需授权,因为必须有人向您出售代币并给您提供验证者位置,然后您才能成为验证人,这意味着从理论上讲,> 50%的网络可以被一个人垄断,并且很可能不会被发现。
  4. 虚拟机是否可以让开发人员轻松,廉价且安全地进行开发?这里有很多权衡,专家对于什么是最优有不同意见。比特币脚本严格限制了在比特币上构建的应用程序种类,以换取安全性。相比之下,以太坊虚拟机在做图灵完备,这意味着从理论上讲它可以运行任意复杂度的应用程序,但实际上即使是运行相对基本的计算(例如加密功能)运行起来也非常昂贵。可能需要像WebAssembly这样的VM标准,因为它可以嵌入现有的编译器工具链(LLVM,例如Wasm),这就可以利用更成熟的工具生态系统(编译器,分析器,调试器等),受到更广泛的应用。
  5. 是否需要您在链上做太多事情?除了安全方面,功能强大,快速的VM还需要考虑其他缺陷,如全球共识缓慢,昂贵且不适用于绝大多数用例。像比特币这样的VM功能有限以及成本高昂可能被看作是一个特性,而不是一种缺陷,只要存在良好的工具将应用程序逻辑移到第二层,但仍将共识关键代码路径,如代币传输,放在第一层。像Holochain和SSB这样的平台(不是区块链,因为它们没有全球共识的概念)是轻量级架构,而图灵完整的VMS以太坊则正好相反。相比之下,Blockstack坚持了一个合理的中心路线。
  6. 共识引擎确认快速且准确吗?区块链的主要功能是在一组规范的交易或状态转换上达成共识,因此可以以达成共识是否快速可靠来衡量协议是否成功。诸如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基于POW共识的证明 机制永远不会提供100%的确定性(保证交易不会被逆转),但它们确实提供了极高概率的确定性:保证经过一定数量的确认后,使交易无效回滚的可能性迅速接近零。在比特币上等待一个小时的区块高度肯定是一种痛苦。以太坊在几分钟的数量级上提供了类似的确定性,这更易用。下一代,以太坊Serenity和Polkadot等基于POS的共识机制可能会更进一步,在几分钟内提供确定性(在低延迟和无网络攻击的情况下),Eth2.0是一个新纪元,可以做到6.4分钟更低甚至6.4秒。
  7. 用户能否为更安全或更快速的达成共识支付更多费用? 由于交易对其发送者的价值可能更大或更小,因此并非每种交易类型都需要相同的优先级或安全等级。 在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平台上,可能需要支付更高的费用才能确保更快地进行交易,但是共识只有两种情况:交易最终会被整个链确认,或者没有。 有分层共识的形式非常好,其中交易可以实现更高的安全性,例如如果交易者为达成更高的共识级别付出更多的代价,则可以被更多验证者确认。 从理论上讲,今天使用第二层技术是可行的(实际上是通过诸如闪电网络之类的状态通道发送资金与直接在主网上发送交易之间的区别),但是将来在第一层协议上也可能实现。
  8. 平台吞吐量高吗?比特币和以太坊目前都达到了10 tx / sec的数量级,这可能还不够,2017年底两个网络上的网络拥塞就是最好的证明。我认为目前约1000 tx / sec是一个合理的目标,因为共识应该是分层的(请参见前面的要点),并非每笔交易都需要在第一层进行确认,尽管如果便宜的话,第一层的额外吞吐量可能会很快被占用。更高价值,更高优先级的交易可以支付更高的费用,在第一层进行确认,而其他交易可以在更高的层次进行确认,或者分批在第一层进行缓慢的确认。
  9. 平台是否可以轻松实现互操作性? Cosmos和Polkadot等平台可实现不同程度的跨链互操作性。从理论上讲,任何具有图灵完备的VM平台(例如以太坊)都可以与任何其他平台完美地跨链,但实际上验证来自其他链的交易可能非常昂贵。互操作性还可能需要临时桥接,这在操作和维护方面成本很高。例如,以太坊的BTCRelay服务是没有维护且不好用的。扩展性较弱的VM的平台(例如比特币)需要基于扩展性较强的平台(如以太坊)构建相对笨拙,低效的解决方案。
  10. 该平台是否提供了共识以外的基本要素?智能合约区块链提供的最基本服务是协议内计算:特定代码段根据协议规则执行产生共识。但是,强大,用户友好的应用程序将依赖于其他服务,例如消息传递和存储。继续依赖集中的服务提供商来提供这些服务,就是放弃Web3雏形,但是直接使用比特币或以太坊交易存储数据对于所有应用程序来说都非常昂贵的。以太坊的Whisper和Swarm以及Protocol Labs的Filecoin等项目计划提供这些缺失的服务,但尚未有产品上线。无论是在协议内还是协议外提供此类服务,都需要直接集成到应用程序和智能合约中。

第二部分,去中心化:https://realsatoshi.net/15891/

第三部分,社区:https://realsatoshi.net/15891/

原文标题:The key ingredients to a better blockchain, Part I: Tech and protocol

原文链接:https://www.etherean.org/blockchain/2019/09/09/key-ingredients-better-blockchain-part-i-tech-and-protocol.html

作者: Lane Rettig

分析师:当前比特币价格趋势与2018年12月暴跌50%时的情况类似

今日,加密货币分析师Bitcoin Jack发推称,当前比特币的价格趋势与2018年12月比特币价格暴跌50%时的情况类似。如果过去两个月的看跌价格走势课可能已导致小型矿工投降,那么BTC下跌的幅度可能远低于预期的支撑位。该分析师指出,当比特币价格徘徊在7100美元时:“你应该开始担心了。比特币每天花费低于7300-7900美元的压力表明矿工现在是目标”。

北大光华刘晓蕾:央行数字货币有望成为数字资产领域的定价货币

11月30日,2019首届“北京民盟金融论坛——金融科技”在北京举行。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主任、区块链实验室主任刘晓蕾发表了题为“区块链与数字化转型”的演讲。她认为,区块链将助力数字中国建设,但道路仍很漫长,而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有望成为数字资产领域的定价货币。

国务院参事朱光耀:要尽快推进虚拟货币等同数字经济相关的国际规则制定

国务院参事、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在第四届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上表示,要尽快推进同数字经济相关的国际规则的制定。在数字货币领域,涉及三个基本的概念:法定货币,虚拟货币,现金数字货币。他表示:“脸书推出的Libra,是要以对互联网的绝对垄断和企业庞大的富可敌国的资产作为抵押,取代作为主权货币的法定货币,它是实质性的货币,对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进行全球性的政策协调,当然西方七国从自身利益出发已经明确表明了反对态度,特别是美国,但是如何形成全球的制度安排,必须全球进行协调,特别是G20,虚拟货币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没有直接的资产联系,一些国家予以禁止,有一些国家允许交易,但是如果要进行交易,必须与实际资产相匹配,要有实际资产的支撑。”

Telegram辩护被否,争取的“额外”6个月是否足够?

作者:LornaQ

来源:财经网链上财经

审理SEC起诉Telegram发行非法证券案件的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法官P. Kevin Castel,决定保留SEC的动议,否决Telegram提出的“SEC的起诉违反不明确无效原则”的辩护。

Telegram的抗辩理由为:“SEC没有就哪些行为构成违反联邦证券法提供明确的指导,SEC没有依据正当程序规定条款,为Telegram提供履行法律义务的合理通知,此通知有利于Telegram在被起诉前合理支配自己的行为。SEC采取的法律行动临时且随意。”同时,美国联邦证券法对“投资合同”的定义不明确,因此该公司有理由获得豁免权。

SEC认为Telegram的抗辩理由不充分,它指出在关于数字资产“投资合同”的监管框架(“Framework for “Investment Contract” Analysis of Digital Assets)中已经明确定义了“投资合

此前,Telegram声称“没有通过ICO向公众发行任何证券”。它所筹集的17亿美元是通过“未来代币简单协议”(SAFT)框架筹集的。Telegram与一些私募投资者签订了私人购买协议,协议规定只有TON启动后,才能获得认购的Gram。

Telegram 表示:“根据1933年《证券法》的有效注册豁免规定,Telegram已将私募视为证券发行。在TON启动后,根据SAFT框架,Gram的本质会转变为一种通证或商品(例如黄金、白银或糖),而非“证券”。

SAFT是加密货币发行商向许可的投资者提供的“投资合同”,承诺在网路运营时提供一定数量的通证。SAFT被视为证券发行,因此必须遵守《证券法》。在该框架下,SAFT在募资期间被视为证券发行给投资者,向他们保证将在某个特定时间之后交付通证。在通证发行后,该通证可被视为在现有《证券法》之外运作的非证券化代币(utility Token),但并不代表SEC认可。

在SEC v. W.J. HoweyCo., 328 U.S. 293 (1946) (Howey)案例中,SEC明确指出“Howey Test” 适用于任何合同,方案或交易,无论它是否具有典型证券的特征。Howey案例的重点不仅在于数字资产本身的发行形式,还在于围绕该数字资产的环境和出售或转售的方式(包括二级市场的销售)。因此,发行人和从事数字资产的营销、要约、出售、转售或分销的其他个人和实体需要分析相关交易,以确定是否适用《证券法》。

“HoweyTest”判定某一金融工具是否为“投资合同”进而构成“证券”包含了四要素:(1)资本投入;(2)投资于一个共同事业;(3)期待获取利润;(4)不直接参与经营,仅仅凭借发起人或第三方的努力。

“投资合同”符合“Howey Test”的四要素,投资人投资一个共同事业,且期待从中获取利润,投资者不直接参与经营,仅仅凭借发起人或第三方的努力。

Howey案例指出,数字资产的认购或获取方式通常以实物(或法定)货币购买、另一数字资产或其他形式兑换,符合“资本投入”;SEC指出在评估数字资产时,发现这些数字资产背后通常存在一个“共同企业”。用“HoweyTest”来分析数字资产时,主要问题是判断认购者是否对凭借发起人或第三方的努力所获取的利润有合理的预期。购买者可能希望通过参与分发或通过实现资产增值的方法来获得回报,例如在二级市场上出售以获得收益。当发起人、或其他第三方(或第三方的附属团体)(即“积极参与者”(AP))提供了影响企业成功的基本管理努力,并且投资者合理地期望从这些努力中获得利润时,就满足了这一要素。

10月11日, SEC提交了Telegram的临时限制令,紧急叫停Telegram拟在10月底上市其加密货币Gram的计划。

10月17日,Telegram给投资者发邮件推迟TON区块链项目的启动,把截止日期从2019年10月30日推至2020年4月30日,并表示如果大多数投资者不同意延期,该公司会退回77%的投资资金。大多数投资者投票反对退款,使得暂定发售日期推迟半年。

11月25日,法院下令Telegram创始人Pavel Durov于2020年1月7日或8日就Gram代币销售一事上庭作证。Telegram副总裁Ilya Perekopsky和参与Gram代币销售的员工Shyam Parekh也将在不同日期分别作证。

虽然Telegram暂时稳住了投资者,争取到了“额外”的6个月时间,但是“额外”时间是否足够,仍存在变数。

如果此次SEC与Telegram的拉锯战打到规定时限之后,它或面临发币计划“流产”的风险。据悉,Telegram的业务一直处于烧钱状态,仅2017年就在服务器费用、用户验证以及员工薪酬等方面烧掉了7000 万美元。根据白皮书显示,从2018年算起,Telegram在四年内花费预计达6.2 亿美元。如果 Telegram 一直无法产生收入且支出水平持续增加,那么该公司最终可能面临破产或者被迫以不利条件筹集更多资本。